松野ごみ

是我是我是我

贡献一张表情包
毒液的真实剧情和我光看预告时想到的差异好大啊,以为会是Very dark的一部片

杂七杂八男孩三十题

1.在废土中守护最后一株植物的机械男孩
2.被关在笼子里在集市贩卖的鸟男孩
3.在夜间穿梭于各种小巷的杀手男孩
4.未完成遗愿天天在公园荡秋千的幽灵男孩
5.看不到脸的奇怪男孩
6.用心照料植物的天使男孩
7.站在饰品店橱窗前的恶魔男孩
8.不小心被油漆桶洒一身的变色龙男孩
9.抱着毛绒抱枕的史莱姆男孩
10.站在高山上准备进行第一次试飞的龙男孩
11.在岸边的水里记录人类的美人鱼男孩
12.趴在屋顶睡午觉的猫男孩
13.抱怨天气的冰淇淋男孩
14.飘荡在空中寻找落地点的蒲公英男孩
15.坐在车站等车的僵尸男孩
16.和山比大小的巨人男孩
17.拿着一张名单在夜晚城镇迷路的死神男孩
18.在商场买不到合适墨镜而发愁的多眼男孩
19.在草场放羊的狼男孩
20.第一次不用魔法为喜欢的人做蛋糕的魔法师男孩
21.望着彩虹的无色男孩
22.寻找花朵采蜜的蜜蜂男孩
23.第一次吓人反而被人吓到的妖怪男孩
24.偷喝血时错喝成红墨水的吸血鬼男孩
25.对着圆月长吼猛然想起自己不是狼的哈士奇男孩
26.把噩梦一点一点替换成美梦的食梦貘男孩
27.站在天上对着大海照镜子的星星男孩
28.因为一场风让沙子吹进眼里揉眼的沙子男孩
29.在大雪中飞快奔跑的雪男孩
30.一人坐在教室为学业烦恼的人类男孩

凑个热闹
BG都好好吃啊 记B记怎么这么好吃哭了

交流「下」

https://shimo.im/docs/8saLI25kpOEiqyXO

被敏感词搞疯,走石墨链接

交流「上」

*cp:Indoraptor x 梅茜
*私设梅茜体内有恐龙的基因,能大概理解恐龙的语言并且在Indoraptor被骨头刺/穿后可以感应的到Indoraptor
*Indoraptor未「死」有
*电影之外延伸了一部分剧情
*虽然按照设定来说Indoraptor为雌/性,但因为想磕bg就按照雄/性来码的,不过一直在用“它”,所以差别不大
*不管是Indoraptor视角还是梅茜视角都有充满ooc,Indoraptor有些太过智慧嗅觉也太过灵/敏
*剧情有部分细节记得不是很清楚,可能会有bug,基本上是前半部分电影情节加一些心理,后半部分自由发挥
*不会排版,有些费眼

First

Indoraptor闻到了,那是一只恐龙的气息,这一切都要归功于它那完美的嗅觉,虽然它从来没有看到过甚至闻到过别的恐龙的气息,但本能告诉它这是恐龙的气味

不过很快,它就发现,这不会是一只普通的恐龙,甚至不会是一只恐龙,而且仅从道理来说也不会,那气味中参杂着人类的恶/臭

事实证明Indoraptor充满智慧的大脑分析出的结果是完全正确的,出现在它眼前的是一个人类小女孩

它没有直接张开巨大的嘴朝对方大吼,并不是因为像人类充满同情心的缘故,这个人类小女孩搞不好可以帮助自己逃出去,她身上流淌着恐龙的血液,他们勉强也可以算是同类

不过最后结果是失败了,它尝试用人类觉得温柔的方式轻/撩女孩柔顺的头发,以此来让女孩觉得它是比较友善的,但对方看到它后直接发出了刺耳的尖叫,下意识的Indoraptor也吼了出来,然后她被那个叫做的米尔斯男人带走了

Indoraptor悻/悻的重新回到了阴暗里,不过Indoraptor并没有忘记这个小女孩,毕竟这是第一个能让它感到一定亲切感的人类

Second

梅茜挣扎着,但还是被米尔斯带到了房间内关了禁闭

梅茜来到房间后让自己冷静了一段时间,她确实被吓坏了,这是她第一次见到那个东西,她根本不知道那是什么,也不知道到底是什么时候那个东西就在她家里,她没能看清那个生物的外貌,不过她也不愿再去看,她猜测应该是恐龙,虽然恐龙应该不会去撩她的头发

梅茜想了想,觉得那个恐龙似乎想向她传达什么,不过她不是恐龙,而且现在更重要的是怎么逃出去,找到她的爷爷

梅茜暂时放下了那只可怕的生物,思考起如何逃离这个房间

Third

Indoraptor第一次如此的快乐,虽然最开始它被关在了铁笼子里送到了一群人人类的面前,随后被身边的两个人用电/棒电击,最后还用红外线让它撞到了铁栏杆上,但突然闯入了一只恐龙,打乱了会场的秩序,最后一切都平息后一个企图拔他牙的男人给打开铁笼放走了

Indoraptor第一次获得自由,这是它从未体验过的感觉,新鲜感让它和那个男人玩了起来,当那个男人以为两根镇静剂就可以让它倒下并企图拔它牙时Indoraptor甚至忍不住偷笑了起来

Indoraptor把那个男人吃掉后,大摇大摆的离开了,顺便在电梯里又吃掉了几个

正在这栋房子里走动时,Indoraptor忽然想起刚才在会场里似乎闻到了那个“混血”小女孩的味道,还没等Indoraptor结束回忆,它又再一次闻到了那个气味,同时伴随着的还有别的人类的气味,最后Indoraptor找到了他们

小女孩一跑,Indoraptor毫不犹豫的追了上去,这是捕猎者的天性,那个小女孩跑的和Indoraptor想象的一样快,毕竟她的基因里有恐龙的基因,不全是为了捕猎,也有一定的玩乐心理,刚从长期的囚/禁中出来,Indoraptor想要找些乐/子

那个小女孩很快也很智慧,不过Indoraptor还是找到了她,准确来说是闻到了,Indoraptor走过房顶,踏着砖瓦一步一步的走到小女孩的房间窗户的上方,用爪子勾住房檐,推开窗子,这一次Indoraptor依然想要用温和一点的方式和对方打招呼,所以在它跳到阳台上之前,轻轻的用前爪敲击地板

小女孩正躲在床上发抖,Indoraptor知道这是正常反应,她刚刚才经历一个恐怖至极的追逐赛,而现在她就要输了,输掉的结果就是被一口结束生命进入它的肚子内

因为基因的缘故,Indoraptor还是先好好的看了看这个小家伙,它不知道那些科学家是怎么做到的,明明从外貌来看和人类无异,但却实实在在的存在着恐龙的基因和恐龙的气味
Indoraptor还没有观察并且思考完,其中一个人类就闯了进来,Indoraptor此时愉快的心情一扫而空

Fourth

梅茜知道自己就要「死」了,从这只暴虐迅猛龙的嘴下逃脱几率就是0,她从被子里探出半个脑袋紧张的不敢呼吸,祈祷着欧文或是克莱尔甚至是任何人来到这里来救她,她刚见到自己的外公本杰明去世,她不想这么快就也失去自己的生命

那只暴虐迅猛龙并没有直接进入屋内咬住她让她的生命结束,甚至还用爪子先敲了敲地板,不过梅茜没有心情去疑惑,她只是紧紧的抓着被子

最后欧文即使赶来了,她也成功获救

在玻璃房顶上时,梅茜把大部分时间都花在了防止自己从玻璃房顶上摔到地上摔死,等到她爬到玻璃房顶上时,克莱尔正在用那个红外线枪,最后经过两人和布鲁的配合,那只暴虐迅猛龙成功被头骨标本刺穿了身体去/世

梅茜多看了几眼那只死去的恐龙,梅茜内心被活下来的激动和空落落得心情同时缠绕着,这只恐龙也许是这里最后一个存在过的证明,现在也消失了

沙雕改图
pop君和pipi郎
不准生气哦

priest

☆题目是神父的英文,翻译器告诉我的不确定和宗教pa的神父有没有什么出入
☆宗教pa,cp为色松,是一カラ,私设一松表面是普通人实则是死神
☆有ooc,性格飘的快约等于私设了
☆神父kara死亡预警,刀子+be
☆幼稚园文笔,还有bug,稍长的短篇
空松是一位小有名气的神父
永远挂在脸上的灿烂的微笑,几乎是烂在骨子里的温柔,优良的品行,乐于助人的性格,虽然有时有些过度的自恋,但所有人都一致认为,这是一个完美且让人喜爱的神父
只有一个叫做一松的年轻人没有认同这个说法,作为一个死神,他看到过许多让人所厌恶的伪君子,毕竟在死神的镰刀面前,什么虚伪都会被一一撕破,然后就是一松用着和平日一样有些阴沉让人难以靠近的表情,看着那些人一个个的被夺去性命
死神是没有寿命的,他们将会一直活下去,所以死神的生活也可以说是过分的无趣,也正因如此,一松盯上了空松
比起打发时间,倒不如说是私心的恶趣味,一松想知道这个完美的神父会隐藏什么,肮脏的内心?被人唾弃的爱好?亦或是曾经犯下的罪恶?一松觉得自己是当时唯一盼望着神父去世的人
以后一松每次回忆起当时的自己时,总会咧开嘴,露出他的鲨鱼牙,那样的笑起来
和这个神父相处了两个月不到,一松就发现了一个问题——这个神父真的会是伪君子么
这段时间的相处里,一松对这个神父的种种行为感到惊讶
一松甚至觉得这位伟大的神父还没有那些在镇子里追跑打斗的小孩子有心思
不过空松并不是傻子,直到现在一松还记得空松如何拆穿一个骗子的骗局,他只是经常去帮助那些真的需要帮助的人,在那时候就好像没有智商一样,明明是素不相识的人也会尽自己最大的努力去帮助对方
这是一松第一次给人这么高的评价
即使是死神,也会本能的去喜欢那些“好”人,所以一松对空松的好感度也在逐步增高

以至于产生了不可思议的爱情
最开始一松根本不相信这真的是爱情,不过后来在各种各样的事实面前他还是接受了

那是一天雪夜,空松正在教堂的一个屋子里处理事物,一松坐在离门最近的座椅上,一边抚摸着怀里的一只黑白花猫,一边无神地看着窗外的漫天大雪,斑驳的美丽
时间差不多已经到了,空松很奇怪的还没有从房间里出来,一松没有什么反应,只是继续坐在那里一边抚摸着黑白花猫,一边继续等待着空松
时间过去太久了,久到一松把花猫放在座位上,自己起身走到门边,敲了敲门示意进入房间,然后扭动门把手,进入了空松工作的房间
空松早就停止了工作,此时的他把头埋在他的两条胳膊里,还有些零碎的抽泣声
一松流着两滴冷汗,撇撇嘴等待着对方的反应,空松终于注意到了一松,用两只通红的流着眼泪的眼睛注视着一松,一松的心脏跳动的频率发生了变化
后来空松说了什么,一松完全不记得了,他只记得空松站起身子走到一松身边抱住了一松,把脸埋在一松的脖颈处,湿热的空气吹到了一松的脖子上,一松的脸红了起来,抬起两条胳膊同样的抱住了哭泣的空松,一只手像给猫顺毛一样抚摸着空松的脊背,抚摸的有些出神,以至于一不小心触碰到了空松身子的下半部,一松的手像触电般的离开了那里
从那天开始,每当一松和空松独处时,一松都会开始不自然,变得和以往不大一样,不管是空松喜怒哀乐,一松脑子里都会有一些想法
最后一松妥协了,他承认是自己恋爱了,爱上了这个伟大的神父
日子这么平淡的过去,一松一直没有向空松表白,把这个想法一直就那样藏在自己的心里,因为他知道这件事是无果的,如果两人开始了交往,空松一定会知道一松是死神,而没有一个神父会去喜欢死神

突然有一天,他们居住的小镇遇上了自然灾害,空松一直在不停的做着祈祷,不过没有任何作用,责备空松的人也越来越多,一松虽然很讨厌,但什么也做不了
忽然有一天,空松说要独自出去一下,现在镇上的人都对空松有着敌意,一松要陪同空松,却被空松十分强硬的回绝了,一松只好作罢
等到空松回来时,身上没有任何的伤,什么也没有变化,一松确认后也就当无事一样继续和空松生活着

等到一松赶来时,马车主人已经弃车逃跑了,只留下捂着流血腹部的空松,空松的脸色已经十分难看了,但看到一松过来后还是挤出了一个微笑,很快的,因为身体原因,微笑从空松脸上消失了
一松突然反应过来应该要帮空松治疗,极大的惊讶与悲伤涌入了一松的脑内使他无法再像平常那样正常的思考,抱起受伤的空松,暗红色的鲜血也流到了他的身上,有一种说不出的感觉,最开始接近空松的目的实现了,虽然他半点快乐都感觉不到
“一松,其实你是死神对吧,哼,藏的可不够深哦……咳,把我,放下来吧,把我的灵魂,带走,伟大的主已经给我足够长的时间去活着了……我已经感觉到很幸福了呢,还有你能来,我很高兴,谢谢……”
神父大人再次在苍白的脸上挤出一个微笑,一个释怀了的微笑,这个微笑是送给自己,送给这个世界,送给一松的
一松看到了空松从身体里逐渐飘离的灵魂,刺眼的洁白,正如空松本人一样
后面的时间,一松把空松放回了夺取他生命的那个地方,在这一刻,空松得到了满足,而一松,则是被一种彻骨的感觉缠绕
自从和空松接触后,一松开始变得不再像一个死神,他爱上了一个人,以及体会到了即使是人也不一定体会到的绝望与悲伤
在空松的灵魂马上就要彻底离开这副已经没有生命迹象的躯体时,一松蹲下身子,在空松的嘴唇上轻轻的留下了一个吻,然后开口,他不知道空松的灵魂能不能听见,但他还是那么说了
“我爱你,空松”
时间走到了终点,一松举起镰刀,带走了空松的灵魂,那个纯洁无暇的灵魂
至于空松到底是不是伪君子这件事,一松根本不去在意那种事

转天一松就离开了这个小镇
又过了十几年,一松十分巧合的又回到了这个小镇,时间已经冲淡了不少东西,小镇上也没有什么人还记得那个神父
一松忽然发现这个小镇变得意外的繁荣,询问了一个村民才知道,在十几年前的一天,小镇突然没有了一切自然灾害,甚至变得就那样幸运了起来,理所应当的也富有了起来
一松最开始什么也没有觉得,但忽然一刹那,一松脸上是惊讶,下一秒,一言不发的离开了这里
后面的几十年,几百年,一松也没有再到这个小镇来
那一天,是空松去世的日子
那一年,是丰收年

————————————
没有什么好解释的,大体就是空松向恶魔献祭献出生命从而拯救了村庄
是无脑文了

在群里看到的
好久没在aph看到这种人才了
顺便p2自改 有兴趣抱图的请随意
私心打了老大哥的tag 占tag歉

[色松]二哥喜欢上四哥这种肥皂剧情节

☆cp为色松,主角是材木,伪椴椴视角
☆开头不涉及豆丁太,比如是去上厕所了?
☆原作向,并无攻受,不过轻微一カラ?
☆短打
“空松哥哥,有事么?”
天色已晚,此时坐在豆丁太关东煮摊位前的是松野家次男和末子
椴松有些无聊地看着手机屏幕,向空松问出了这句话
“没有任何问题,my brother”
突然的提问让空松有些猝不及防,流着冷汗摆了个有些痛的poss,脸上的表情是不怎么自然的笑
[喂,怎么看都不像是没事吧]
椴松皱了下眉头在心里吐槽着
“有事的话还是说出来吧,至少心情会舒畅很多哦”
说完话后,椴松转过头摆出了一个十分可爱的微笑
空松看后愣了一下,随后叹了口气,表情有些落寞的低着头,双手紧握装满啤酒的玻璃杯
“brother,我,恋爱了”
椴松睁大了眼睛,稍微有些吃惊的样子,但没过多久,表情再次平静
“嘛,我们可都是成年男性,空松哥哥恋爱什么不是很正常么”
空松的表情没有任何变化,等到对方说完后摘下了墨镜闭上眼睛再次叹了一下气
“可对方,是个man呢”
“哦,是个男……男人?!?!等……等一下,空松哥哥你是认真的么?!”
惊讶的表情充满了椴松整张脸,甚至有些细小的汗珠从额头滚落
“我知道brother的心情,的确是很难让人接受呢”
空松笑了一下,笑容掺杂着释怀和些许无奈
椴松还在惊讶中,男性和男性恋爱这种事他虽然知道,但自己有时很温柔可是大部分时间都在痛和自恋的二哥,松野家的次男,喜欢上男人这种事
“果然要被讨厌了,不过不用担心我早就已经预料到了,哼,真是完美的预估”
空松又摆出了平日里的那种表情,为了掩饰一些在此时稍显多余的心情
椴松猛地从惊讶里恢复了过来,把对方说出的话在脑内加工了一下,突然明白自己应该安慰对方
“没关系的,空松哥哥还是还是空松哥哥,和喜欢谁是没有关系的,小椴才没有因为这种事讨厌空松哥哥,空松哥哥打起精神来吧”
空松又愣了一下,没过多久感到所谓幸福的微笑占据这张脸
“哼,不愧是椴松”
椴松和空松两人走在回家的路上,椴松询问了一些关于空松暗恋对象的事,空松一边做着很痛的动作,一边一句一句回答者对方
在进入家门前,椴松还保证了不说给其他兄弟
[成年男性,和空松哥哥年龄身高相仿,有些让人无法接触但实际上是个很好的人,事实上连自己也是昨天才察觉到对对方的感情]
空松推开了门,和以往一样一样很痛的说“我和椴松回来了”
正巧一松就在玄关那里,同样和以往说了一句“啊,是臭松”
椴松本来没有发现什么,直到空松突然开始红着脸有些手忙脚乱地说着什么,一松一脸厌恶和疑惑问空松就那天怎么了
[喂,骗人的吧]
“什么都没有哦,一切都和以往一样呢my lo……brother”
那天晚上,椴松知道了一件事,那种晚间肥皂剧一样的爱情故事,也会在现实上演

跟风
1.幽桐
2.伽黎耶[希望没打错]
3.赛姐可算来我家了
4.完全按照喜好养的,所以是苹果
5.达尔酱
6.开黑么,我苹果贼六
7.还是苹果
8.钟老板,因为半弃游所以缓慢攻略中,不知道最后会不会甩我一张好人卡
9.嘶——嘶——觉得都差不多
10.羽弥!呜呜呜那张现在还是我屏保
11.当然是幽桐啊[立fafa无脑吹]
12.幽桐,极其心疼,心灵上的打击太大了,又要强迫自己把破碎的心粘好
13.这个我投白一票白真的超可爱
14.巴裘拉,反应真的可爱死
15.幽桐第一,钟老板第二,内心排名
16.当然是达尔酱啊
17.芙妈,芙妈真的怎么染都好看
18.达尔酱……第一次玩染色染的很小心而且调色盘居然有绿色以外的颜色!!!
19.幽桐,幽桐,幽桐
20.幽桐
21.盾叔和夏狩爸爸
22.雯梓姐!我是要成为馆主夫人的人
23.幽桐,幽桐一哭我会心疼极
24.幽桐和雯梓
25.意外的很喜欢学院的剧情
26.幽桐“你是个好人”
27.这个当然也得看喜欢什么婚后生活了,喜欢浪漫的我推荐神官,喜欢温暖的我推荐幽桐,喜欢安稳但会有惊喜的我推荐晏华,最后再推荐个璐璐,这可是爷爷钦定的
28.钟桐,这对邪教我出不去也不想出去了,还有幽桐x女指也不错
29.恕我直言,赛宴赛的粮管到饱
30.比如什么赛丽啊,薇拉和小骑士啊,巴裘拉和女指啊,女指x各种神器使啊,我都觉得不错